首页>资料> 浅析2017上半年中美关系
资料

浅析2017上半年中美关系

打印字号:

     卞  庆  祖

特朗普总统上任之后,对华表态开始克制,对华务实一面上升。经过双方共同努力,“中美关系回暖”,出现了可喜变化。两国关系几个月来虽取得新的重要进展,但仍面临挑战,有不少悬念。

 一,稳定了中美关系,稳住了特朗普

 1,特朗普对华态度“戏剧性”的变化 

 特朗普在当选美国总统前激烈批评中国,频频发表反华言论。在台湾和南海以及中美经贸摩擦等问题上,对中国核心利益的表态强硬,动静闹得很大,给人以两国关系面临“黑云压城城欲催”的印象。但是他在1月20日当选后“大规模地修正”了对华态度。印度媒体甚至说,出现了“180度大转弯”。2月1日特朗普之女伊万卡前去中国驻美使馆拜年表达善意,女婿库什纳同中国大使进行深度交谈。2月8日特朗普致信习近平主席感谢习主席祝贺他就任总统。2月10日特朗普同习近平通电话,表示相信两国作为合作伙伴,可以通过共同努力,推动双边关系达到历史新高度。3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首次访华,主动表示“美方愿本着不冲突不对抗,相互尊重,合作共赢的精神发展对华关系”。这是美国高官第一次公开使用中国提出的这样表述。      

随着进入白宫,特朗普逐步吸纳美国社会的主流意见,表现了稳定中美关系的意愿,对中国的认识比前全面。他调低与中国摩擦的调门,在有争议的问题上有所搁置和克制。特朗普与习近平通电话时,强调“美国政府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”。他4月表示中国“不是汇率操纵国”,不再提45%的关税。5月达赖集团提出与特朗普会见,遭到婉拒。美国政府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。特朗普新政府在头几个月里,三次拒绝美国海军提出的南海“自由航行行动”。美国政府的意识形态较前相对淡化,特朗普是历任美国总统中最不重视意识形态的。半年来,中美关系经历了一段跌宕起伏的时期。

 2 ,中国展示战略定力,主动塑造特朗普建立长远中美关系

面对特朗普在美国大选期间在台湾等问题上的“咄咄逼人”,中国一方面在有关国家核心利益问题上坚持原则,严正指出“一个中国”是发展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,如果这一基础受到干扰,中美关系发展和两国重要领域的合作就无从谈起;另一方面采取了冷静观察的态度,低调应对,不放狠话,耐心沟通,表现了战略定力,很好地把握了特朗普的个性。同时,对“毫无从政经验”总统进行知识补课,主动塑造特朗普。习近平对特朗普说,“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,却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,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正确选择”。特朗普表示完全赞同,赞扬“我们的关系不同凡响”。中方还灵活地与对中美关系有重要影响力的伊万卡夫妇接触深谈。英国BBC文章说,包括“结交亲友”“适时高层交流”在内的中国对“特朗普策略初见成效”。

3,两国关系走出“低开”,比预期的要好 

中美关系在特朗普上任后趋于稳定,似“开局良好”。中美元首会晤来两国关系“在升温”,不仅气氛良好,而且在不少方面开展了实质性的合作。美国政府开始正面评价与中国合作的作用,建立起与北京全面沟通的机制。美国明显转向传统的外交政策,“在与中国有共同立场的课题上,与中国继续展开密切合作”。中美逐步回归到在能达成妥协的领域进行合作的现实主义路线,两国在扩大合作和管控分歧等方面都有积极表现。双方虽在不同问题上仍存在分歧,但基调是以合作为主。反对朝鲜拥核既是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,美国又需要中国的合作。实际上,中美之间在朝核问题上的协调合作是在扩大加强。在反恐和中东稳定等问题上,中国也都帮得上忙。特别突出的是,美国新政府上台不到三个月就实现了中美元首第一次会晤,两国领导人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,达成了多项重要共识。还确立了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。特朗普愉快接受了访华邀请,并表示期待尽快成行。中美元首会晤举世瞩目,为下阶段中美关系发展定基调,定方向,定框架。7月8日习近平在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后与特朗普会见,这是中美元首今年第二次会晤。习近平指出,自海湖庄园会晤以来,双方推动两国各领域交流合作取得新进展。特朗普表示,当前中美关系发展很好。美方愿同中方拓展各相关领域的对话和合作,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保持沟通协调。

二,中美关系仍面临挑战,还有变数

1,特朗普特立独行,是“交易型总统”

特朗普特立独行,“重视利益交换与实际效果”,不大在乎“说变就变”,因此对华立场不时摇摆。美国企业研究所学者沃理森撰文说,“特朗普不是想法驱动而是交易驱动。你无法通过之前工作来预测他今后的政策。” 他行事方式是交易谈判,被称是“交易型总统”。例如,他表示如中国对朝鲜施加更大压力,美国就会在贸易问题上减少对中国压力。他说为鼓励中国在阻止朝鲜发展核导上“帮助美国”,“美国在贸易协议上吃点亏是值得的”。当下,特朗普对华战略不清晰,仍在变化之中。特朗普现处在“轻率表态-补充观点-重新表态-可能再轻率表态-再度补充认知”的螺旋式循环之中。如顶不住美国保守强硬派和美军的压力,他就有可能在对华态度上发生变化。美国希望中国在朝鲜无核化问题上“承包”和“多扛些”,这是期望过高。如果朝鲜问题的发展达不到美国的期望,特朗普在涉及台湾和南海等中国核心利益问题上可能对华示强“报复”,反倒损害两国关系。特朗普个人性格是中美关系的不确定因素。

2,美国政府执政团队问题多多

特朗普执政半年来并不顺利。不仅共和党与民主党势不两立,特朗普与共和党建制派也有裂痕。美国主流舆论与他对立,情报部门与他过不去,政界和学界与其关系也很僵硬。有学者称特朗普是“三无总统”:无团队,无政策框架,无战略共识。美国新政府大批重要高级岗位空缺,至少在今年上半年,新政府需要任命的4100个官员(其中1200个需要国会确认)无法全部到位。美国政府内部在不少问题上缺乏共识,大的战略政策尚不明朗。美国防长马蒂斯在今年香格里拉会上演讲时,仍没有明确阐明全面完整的美国亚太政策和战略。美国对华政策也没有定型。有的美国主流媒体和学者认为,特朗普政府目前的对华政策只是“权宜之计”。甚至批评说美国“单方面作出诸多让步”,而“让中国过去半年收获颇丰”。目前美国国内政治博弈异常激烈。如美国“乱象”得不到有效控制,它对美国内政外交可能产生负面影响。所有这些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美国未来政策的走向。另外,虽然特朗普的女儿女婿库什纳夫妇在中美关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但这是一把双刃剑。他们“不规范”的参与可能引起国务院和国防部等政府部门的不满,从而造成内部分歧和矛盾,使中美关系变得不稳定。

3,几个可能有冲突的问题

朝鲜核问题可能会是中美关系新的摩擦点。美国把中美之间的经贸问题与朝核问题联系“挂钩”,指望把解决朝鲜半岛无核化问题的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,并把它当成用“一中原则”做交易的筹码之一。美国声称“必要时会使用军事力量”,而中国反对对朝动武。无论美国把责任推到中国身上,还是美国对朝军事打击,都会给中国带来严重挑战和安全威胁。

两国经贸摩擦难平息。美国政府内部的保护主义派和温和派分裂严重。美国对中国防范心理强烈,中美贸易谈判十分艰难,关键是不能升级为贸易战。中美之间3,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逆差,不可能在短期内抹平。
南海分歧矛盾犹存。南海问题在“平静”了几个月后,美国战略轰炸机和侦察机再三到南海挑衅。继美国《杜威》号导弹驱逐舰闯南海,7月2日美军《斯坦塞姆》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西沙群岛领海。美军高官还表示,美军要在南海进行更多巡航,将年均700天增到900天。

台湾问题仍是美国的“牌”。美国虽表示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,但大力提高美台关系和与台军人交往的级别。美国参议院煽动美国“军舰停靠台湾”。特朗普政府6月30日宣布了首宗对台14.2亿美元的军售。特朗普手中对华的“牌”减少和失效时,其在台湾和南海问题上态度和政策会有变数。

总的看来,中美关系“仍是总体稳定”,中美的共同利益大于分歧。两国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关系越来越密切,在不少重大国际和地区性问题上都开展合作。虽然中美之间仍然存在结构性矛盾和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的分歧,但是中美关系会保持平稳发展的势头,中美之间的合作与竞争的基调和方向也不会改变。当然应该看到,由于特朗普整个任期对华政策路线不能说已经确定,近来美国又有一些对华不友好行动,两国关系受到“消极因素”影响,因此我们要谨慎冷静地“看”,清醒评估美国对华政策和中美关系的发展趋势,还要有应对曲折起伏的思想和准备,未雨绸缪。
    

2017年7月10日

 

作者为外交部主管的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,全国对外友协前秘书长

上一篇:亲历韩叙大使与老布什的友情 下一篇:习近平出席“一带一路”国际合作...

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版权所有京ICP备案05087056号

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台基厂大街一号 邮编:100740 联系电话:010-65122474

联系我们 公告通知 视频 资料 荣誉奖项 出版物